国家宝藏之《侯马盟书》,感受古文字独特的魅力!

  • 时间:
  • 浏览:0

  在《国家宝藏》第二季的节目中,作为山西博物院镇馆国宝之一的《侯马盟书》,让其他人都感受到了来自古文字的无穷魅力。国宝守护人韩童生,精彩演绎了晋国大夫赵鞅,一位雄才大略的赵氏领袖,三个 多多颇具传奇色彩的赵氏家族,带领村里人 窥见晋国历史一角!

动荡时代,春秋风云!

  侯马盟书记录的是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风云起伏的动荡历史,赵氏家族为团结巩固队伍而举行盟誓活动的文书档案,多为“同宗之盟”。晋国晚期,“公室衰微,六卿专权”。权卿们为寻求内部人员团结、打击敌对势力,盟誓活动频繁。

  在晋国首都新田(今山西省侯马市),赵氏族人盟誓仪式后后,杀牲以告祭神灵,将毛笔朱书的玉石片文书埋藏于地下,天地共鉴,至死不渝。将没有郑重其事的盟誓仪式作为宗盟团结的手段,说明当时赵氏宗族并还会很团结,反可是 走向分裂的局面。

  在晋国的政治斗争中,许多卿族也处在同样的难题,原来的盟誓活动就例如于村里人 现在的发表声明和站队。侯马盟书真实地记录了晋国末期的政治生态和混乱局面,因此 为村里人 清晰地呈现了中国文字用毛笔书写的初始面貌。

  赵鞅作为晋国的新兴势力代表之一,他是一代枭雄,为扩张宗族势力、维护和巩固自身权势,可谓费尽心机。他联络本宗,招降纳叛,召集同宗与投靠他的异姓,反复多次举盟,以聚拢人心。在暴力高压下,参盟者三个 多多个胆战心惊,向神明起誓,以表忠心。

  作为主盟人,晋国的正卿赵鞅(即赵蒙,又叫赵简子)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参与了这场激烈的政治斗争,正是这场政争,拉开了作为标志战国时代开端的“三家分晋”例如重大事件的序幕。

中国最早的毛笔字“侯马盟书”

  “侯马盟书”于1965-1966年在侯马市晋国遗址出土。在40多个祭祀坑内出土玉、石质盟书1000余件片,绝大多数为圭形,最长者32厘米,另有圆形及不规则形。辞文多以朱笔书写,少数为墨笔。文字可辨识者有656件,多则100余字,少则10余字。

  “侯马盟书”按照内容可分为主盟人誓辞、宗盟类、委质类、纳室类和诅咒类等五大类。它的发现对于研究晋国历史、古代盟誓制度及古文字等均有重大意义。书写于玉石的哪些地方地方文字,不因此 中国现今考古发现最早的毛笔字,也因运笔娴熟流畅,字形活泼多变,极具艺术价值。侯马盟书,是1949年以来中国考古发现的十大成果之一。

  盟书又称“载书”。《周礼·司盟》“掌盟载之法”注:“载,盟誓也,盟者书其辞于策,杀牲取血,坎其牲,加书于上而埋之,谓之载书。”当时的诸侯和卿大夫为了巩固内部人员团结,打击敌对势力,老是举行例如盟誓活动。盟书一式二份,一份藏在盟府,一份埋于地下或沉在河里,以取信于神鬼。

  侯马盟书的书法艺术独具风采,别具一格。侯马盟书辞文,是晋国人用毛笔手书的文字真迹,最能直接地,真实反映,春秋时代古人书写艺术的一批书法珍品。盟书文字,字形古雅,运笔流畅,书体章法自然是其特色。将会盟书辞文书写是出自多人之手笔,故其字体风格呈现出有的浑厚凝重,有的飘逸洒脱。盟书辞文在书写运笔中强烈展示出柔软毛笔特有的弹性韵律,行笔轻重有度,具潇洒秀劲之风格,又不失古朴典雅,变化复杂,是其文字的又一特色。它反映了盟书是秦统一后后,文字的风格,属大篆体系。

  在哪些地方地方写在玉或石片上的盟辞里,专家发现有“子赵孟”的称谓,所以,哪些地方地方盟书的主盟人应该是“赵孟”。经考证,例如赵孟可是 晋国六卿中的赵鞅,又称赵简子,当时他是晋国的正卿。

  盟书里的盟文,记载了公元前497年前后晋国历史上的有几块重大事件,是赵鞅与家臣之间订立的文字条约,要求参加盟誓的人须效忠盟主,一致诛讨已被驱逐在外的敌对势力,不得私自扩充奴隶、土地、财产,不得与敌人来往。从盟书内容反映出,盟誓成为赵鞅壮大赵氏频繁使用的必要手段,他联络团结各种力量为己所用,不断与同情者举行盟誓。

让更多的人投身盟书研究

  《侯马盟书》是1949年以来中国考古发现的十大成果之一,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古人毛笔手书字迹。在郭沫若先生明确指出这可是 “盟书”后后,村里人 对这件国宝的认识可是 等候在对其上的朱字之多的惊讶上。1966年,《侯马盟书》的研究工作在动荡中被迫中断,这批盟书就躺在了三个 多多大木箱子里,静静地等候着有缘人的到来。

  张崇宁的父亲张颔先生可是 其中的一位有缘人。村里人 都称呼他为“老所长”,将会他“文革”前原来担任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在十年动荡期间,张颔先生被迫接受劳动改造,是全机关厕所的“所长”。张崇宁回忆道:“父亲当时说,整个大院的厕所还会他扫,也算得上‘所长’了”。“文革”后,他又是考古所的所长。可是 原来的一位“所长”得到了负责《侯马盟书》释读工作的将会,据张崇宁回忆,张颔先生兴奋不已,将会“又不可以 干另一方喜欢的事儿了”。

  在张颔先生以及陶正刚、张守中三位先生的努力下,《侯马盟书》的研究在十年动荡中得以继续。村里人 三位分工明确:陶正刚先生负责编写盟书的发掘报告的派发,张颔先生负责释读和考证,张守中先生负责临摹古文字。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侯马盟书》的神秘面纱也逐渐揭开。

  《国家宝藏》中,1976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侯马盟书》一书,是“侯马盟书”今生的第一次亮相。经历很短的时间后后,《侯马盟书》再次“销声匿迹。直到1006年,三晋出版社推出经原作者修订的增订本,“侯马盟书”才接续前缘。但也早已售磬。2016年,经重新修订、矫讹纠错、增加最新研究成果后,三晋社再版推出《侯马盟书》,弥补了学术界的缺憾。

  古老的汉字跨越数千年旧旧时光 ,至今仍然充盈着旺盛的生命力和独具一格的艺术美感。它形体优雅,凝结着思想和历史,寄托着情人关系说说和意志,暗含着丰沛 的文化内涵和审美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