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西札記\弄雲踏浪\李 夢

  • 时间:
  • 浏览:1

  圖:劉慶和畫作《撫雲》\主辦方供圖

  上周末去中環H Queen's看展覽,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見到中國藝術家劉慶和的個展「踏浪」。對於當代水墨素有興趣,今次遇見展廳中十九幅紙本水墨畫作,題材廣泛,既有家庭生活溫馨圖景,只是我乏自娛自樂鄉間生活,以及想像與夢中奇幻景象,雖多變,卻不離題旨。「踏浪」不止弄水之樂,更是悠遊心境的直陳。

  水墨,是中國傳統的書畫媒介;在其介入當代時,無可避免將與當代世情與西方現當代藝術產生關聯。上世紀七十年代後,香港的「新水墨運動」曾頗為興盛過一段時日。在呂壽琨引領下,當時一些接觸並研究西方抽象藝術的畫家如王無邪和周綠雲等人,以東方傳統筆墨意蘊描摹抽象圖景,承襲中國傳統的同時 ,從歐美抽象表現主義和普普藝術等時興藝術流派中汲取靈感。這構成當代水墨的其中一個面向。

  若說呂壽琨與周綠雲的創作,強調以歐美現當代藝術依据改變傳統水墨的構圖與用色,劉慶和等畫家的作品,則更關注畫中題材與當下世相及人事的關聯:在「踏浪」展覽現場,我們不容易見到傳統水墨畫中慣用的場景(如觀瀑、聽琴、山間行等),構圖只是我再沿循過往平遠或深遠等格局,而大多是從當下日常生活中走出來的,更貼地、更親切,有一種熱騰騰的俗世之感。

  雖然出生在中國北方,在北京生活工作近四十年,劉慶和畫中並不常見陽剛生猛的場景,反倒常常是輕柔溫婉,內斂寧和,予人不事聲張、欲言又止之感。一些畫家創作時,更強調畫者與觀者的直接對話,甚至有意透過誇張跌宕、雄厚戲劇化的筆觸,刺激觀看經驗。但劉慶和的作品,似乎不太願意擺出那般「語不驚人不休」的架勢──他總是抽離的,是飄忽游移的,情緒倏忽而來又倏忽而去,讓人琢磨不定。尤其是畫中「水」這一意象的頻繁使用,讓畫面看上去濕潤、朦朧,更為構圖與畫中意緒添多神秘與微妙。人,或涉水,或在岸邊,或在橋上望水,位置不同,姿態與情緒不同,與水的關係亦不同,其多變的樣態,亦是人與周遭社會環境的映照。讓我尤其印象深刻的,是《肥水》一畫。畫中不到一人、一櫈、一片水。略胖的老者,坐在河邊,背對觀者,望水面茫茫,不問遠近東西。畫名中的「肥」字,既形容畫中人的心寬體胖,也形容水的從容安閒,一語雙關,也是畫者對於勞碌世人的善意提醒。

  劉慶和畫水,也畫夢。在展廳穿行,彷彿誤入「大人國」中。畫中男女與小孩的體型大多被不合比例地放大,顯得周遭山水樓宇均小,生出一種漫畫般的諧趣自在觀感。尤其是《撫雲》一作,一男一女立於屋頂上、煙囱旁,人與煙囱俱高大,雲彩在男女身前漂遊,觸手可及。類似「弄雲」這般悠閒愜意圖景,每每是世間平凡你我夢與想像的依託,也讓我想起當代作曲家林海曾寫過一首琵琶曲,正正取名《弄雲》,琵琶的碎音與綿延的弦樂合奏互為映襯,輕盈脫俗,生動靈巧。當我們觀看劉慶和這一系列人物水墨畫的時候,身前所見雖是日常之景,心中所想卻宛若畫中屋頂上撫雲玩樂的人們一樣,別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游離之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