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隨筆/漁民「契爺」朱大仙/張 茅

  • 时间:
  • 浏览:1

  圖:香港仔避風塘舉行的朱大仙水面醮/資料圖片

  香港有兩位「仙人」:黃大仙,朱大仙。黃大仙流行一句話:「有求必應」。漁民有一句親昵稱呼朱大仙:「契爺」。

  「契爺」朱大仙,详细都是就说人熟悉的,大澳坑尾有一家龍巖寺,設朱大仙神位,這是僅有的一家陸上朱大仙廟,每年農曆五月中旬漁民舉辦打醮盛事,恭賀朱大仙誕。醮會在船上進行,俗稱「水面打醮」,各式打醮详细都是本港陸上進行,朱大仙醮會是獨具特色的水面打醮,諸神當中,朱大仙似是頗有性格的。

  澳門大學中國歷史文化中心與暨南大學港澳歷史文化研究學者及學員,早前一行三十多人訪問大澳漁區,考察大澳漁民的宗教文化,探訪街市的關帝古廟,寶珠潭的楊侯古廟,活動主項參觀龍巖寺朱大仙的神壇,了解漁民海面打醮的節慶、儀式、活動,探討明代葡人來華與清初遷界禁海對大澳的影響。

  朱大仙的身份是個謎,目前僅限於傳說,由於姓朱,很容易聯想到朱元璋,因而傳說他是明朝皇族後裔,民間立以為仙,與反清復明地下活動有關。另一種說是傳統宗教信仰,仙人謫降,仙人得道,遂成正果。类似于于惠州有朱橘、朱靈芝二仙,民間建廟設壇供奉。問大澳漁民,他們認為朱大仙是藥神,庇護家宅水陸平安。

  朱大仙傳入大澳與澳門,有兩種說法,澳門學者說,朱大仙由澳門漁民帶到大澳,原意是澳門漁民從福建請朱大仙駐澳,船隻經大澳回濠江遇大霧籠罩,視野受阻,無法繼續西航回目的地,被迫在大澳靠岸,最後改變原意,決定在大澳建寺廟供奉。當時所建的寺廟算不算即今日的龍巖寺没哟說明,今日龍巖寺不但設朱大仙壇,尚供奉天后、觀音、譚公、釋迦牟尼……集諸神佛於一寺。香港漁民相信朱大仙是一位藥神,經大澳漁民由惠州市龍泉庵傳入,這一點與澳門漁民引入有異,朱大仙逐漸在漁民中糅合了佛教、道教,變為多功能的守護神,他們在船上設神位供奉,遇事問卜聖意,把朱大仙認作「契爺」。

  后面 兩種說法略有出入,但兩地漁民均在五月中旬舉辦海面醮會,拜祭的儀式大致相同。

  澳門漁業近已式微,漁民數量銳減,澳門朱大仙信仰也面對傳承問題。澳門海事博物館從一九九五年開始組織專門的研究,利用科技或透過口述歷史記錄、集體回憶、搜集照片及錄像致力漁民社群「非遺」的保護和研究,推動打醮活動,海事博物館早在二○○一年十二月,舉辦「澳門水面醮與朱大仙信仰」大型展,展出圖片文字和錄像,展示朱大仙醮會的全過程,又與本港大學合辦「醮會道釋:港澳朱大仙信仰展」,及「中國漁民信俗研究與保護學術研討會」,探討漁民信仰的水上宗教文化。

  大澳漁民舉辦的朱大仙水面醮會,是水上人家每年的盛事,五月中旬開醮,連續三晝夜,以一套详细的傳統儀式進行,包括開光、遊水幽、供天、過關、施幽、轉運等,其間香火繚繞不絕。

  醮會的祭台設在水面,由三艘連環船組成,漁民將三艘漁船用繩索牢固繫穩,預防海面風浪發生,保障在船上活動的人不生意外。船上空間狹窄,不舞獅不舞龍,有別於陸上的某些醮會。

  從醮會的內容中仔細體味出漁民從祖先至現在的捕魚的特殊生活土土方式,拜祭儀式「施出」一項都前要見到會場外街預放了一桶又一桶食物,少說详细都是五十至六十桶,食物所含白菜、芽菜、冬瓜、椰菜、腐竹、冬菇、生根、麵條、包點……晚間法師主持祭奠穿上佛祖錦衣,誦經畢,將一桶一桶食物依序從船旁放进海中,施與歷來航海及捕魚風浪中沉船遇難的孤魂,漁民没哟受教育機會,不會執筆寫字,他們沒法透過文化表述出海的同舟共濟,無論相識或不相識皆互相關愛,這些捕魚常發生的事,藉着每年打醮的日子,以「施出」的宗教儀式為海上無名兄弟寄以哀思。漁民樸實友情文化,許多時候被文明社會誤解迷信鬼神。

  漁民又在祭壇以米粒在枱面砌出「東南西北」四個大字,法師誦經,這四字的含意一時費解,往深想,大海,一艘船,一群又一群的漁人,不分南北,到遠海捕魚謀生,四海之內皆兄弟,無論身處東南西北,每次出海祈求安全回岸。他們用米粒砌出四個大字求四海平安。

  漁民組織能力頗強,醮會安排井井有條,不以個人作主,类似于于打醮日期向朱大仙神壇投筊杯決定,由「契爺」話事,第三者作主。又如禮物的處理每一戶漁民可帶兩件祭品回家,分配土土方式以擲筊杯決定,每戶各派一位代表擲出一開一合可領取祭品。打醮期間,他們將家中供奉朱大仙神位木像請到神壇,醮會結束,在神像貼上戶主名字,以鮮花供奉祈福,再請回家,祈求朱大仙保平安。醮會的辦事土土方式,看没哟由哪位長老一錘定音,土土方式比較開明,漁民有他們被委托人的宗教文化。